CLP瑞士羊胎素新解

» Posted on 五 1, 2012 in 公司新闻, 总部新闻

CLP瑞士羊胎素新解

CLP瑞士羊胎素新解就在几年前,“羊胎素”一词成为风靡中国美容业的“黄金概念”,它甚至成为了“返老还童、永葆青春”的代言,尝试过的人对它有褒有贬;在传说中“羊胎素”的故乡瑞士,它到底是怎样的呢?
“羊胎素”可以令人“永葆青春”的原理,似乎很容易让人理解:胚胎中的细胞应该是生物中最活跃、最能“保鲜”的细胞,如果将它移植到人体中,那么老化的细胞逐渐被“新鲜”细胞所取代,人不就年轻了么?

理论上是这样的,然而现实实践与理论的差距一般都会很大。与输血一样,这里涉及的问题方方面面:首先,从什么生物的胚胎中、胚胎中的什么部分抽取细胞?其次,细胞的保存问题?还有,胚胎细胞怎么被成人吸收?以及怎么避免排斥反应?这是些连门外汉都可以提出的问题,至于真正的医学问题,那就更多了。

CLP疗养中心
CLP疗养中心

当瑞士资讯swissinfo的记者带着很多问题走访了据说是最权威的注射羊胎素的机构之一“青草地疗养院”(Clinique La Prairie,简称CLP)的时候,却发现羊胎素已不再是这里的重点…

这里的“羊胎素”

“羊胎素”到底是什么,无论是从瑞士、澳大利亚还是日本韩国“泊”来的“羊胎素,”似乎都应该有一个外国名字,然而无论是英文的“Black Goat Embryo Element Tonic Liquid”,还是德文的“Organische Extrakte von Schafen”,在其本土、本语言中的地位,似乎都不如在中国“羊胎素”的名字叫得响。

这是一个外国科技元素,还是一个中国商业美容概念?总之,在“青草地疗养院”,它的名字叫做“Revitalisierungstherapie”(德),Revitalization Therapy(英),或Traitement de Revitalisation(法),翻译成中文是“细胞活化疗法”,在这里强调的是疗法,而不是提供给客人的从羊胚胎肝部提取的精华素,这种精华素叫做CLP Extract。

那么这种疗法有“返老还童”的作用吗?CLP的医疗总监威利(Thierry Wälli)先生幽默地回答了记者的问题:“我已经60岁了,接受了这种治疗就能让我的皱纹全部长回去吗,不可能。但是它确实可以增强免疫能力”。

威利医生(Dr. Wälli) 威利医生(Dr. Wälli)

 

威利先生首先详细地向记者介绍了“CLP细胞活化疗法”的基本原理。CLP是从羊胚胎的肝脏中抽取活性细胞物质,经过处理后,再提供给疗养院客人。之所以采用小羊的肝脏细胞,是因为首先在胚胎中,肝是非常重要的“器官” 很早就开始发挥作用,对胚胎的发育,起到重要作用;其次,肝具有解毒的功效,免疫作用很强;还有便是,在胚胎出生前,肝是产生血细胞的主要器官。因此肝在胚胎中占有很大比例,而对成人来说,肝只是人体器官的很小部分。

人体接受了活性细胞物质后,并不是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可以替换本人正在衰老的细胞,而是通过此治疗激活了本人的免疫系统,使免疫系统变得充满活力。根据个人的情况不同,免疫系统能力增强后,其表现形式也各不相同。

一些人感觉原本身体较弱,现在很少生病;有人觉得恢复了青春的感觉,更富有活力。可能有人会体会到外貌发生了变化,延缓了衰老,但“CLP细胞活化疗法”的根本原理是提高免疫力。有实验表明,其对癌细胞和某些病毒,会有抑制作用。

尽管很多客人是因为“CLP细胞活化疗法”而认识了“青草地”,但现在青草地已发展成以高端客人为依托,全方位的医疗、保健、疗养中心,其客房更是与五星级饭店无异。“羊胎素”只是这里可提供的部分服务,目前其所推出的瘦身疗程便更受阿拉伯富豪们的青睐。

注射还是口服

从1931年起,CLP便开始向客人们提供注射“羊胎素”的疗法,但现在客人们最后得到的所谓的“羊胎素”,已经是一小勺棕色的,比酸奶稍浓的液体物质,这也是近些年技术改进的重要成果。

注射到肌肉中的“羊胎素”,往往不能被人体很好地吸收,改为口服后,活性物质更能激发本人免疫系统的能力。不过在两次口服“羊胎素”之前,还需要注射一针激活免疫力的针剂,其原理有些像乙肝疫苗。

疗养院与酒店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里的厕所和房间里有这样一个紧急呼救按钮 疗养院与酒店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里的厕所和房间里有这样一个紧急呼救按钮

副作用

尽管原则上说,任何物质都很难避免不产生副作用,但据威利先生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未发现任何副作用;而且之前偶会发生的过敏现象,也大幅减少。在停用后,也并不会导致加速衰老。

据他说,有时会有意外的“副作用”,比如一30岁左右的女性,曾主动要求服用“CLP精华素”,(该疗法的基本客户群年龄一般在40以上)就是为了“对付”疱疹病毒。

权威与专利

当被问及“CLP细胞活化疗法”是否获得过某些官方的认可时,威利医生说,没有,但是有专利。“青草地疗养院”已经为科研投资了上百万,尽管竞争对手很多,仅在当地就有4家经营类似项目的,但他坚信本疗养院所提供的是最“权威”的,其他机构在医疗研究投资方面都难以匹敌。

中国客人的演变

早在5年前,威利医生便开始接待中国客人,据他回忆:当时的中国客人总是三俩成群 ,基本不会英语,也不怎么提问;他们的观念似乎就是:我们是最好的,所以我们也要享用最好的。对疗程本身并不特别关心。现在的客人很年轻,英语也不错,提出的问题非常具体。

现在的中国客人又是怎么看待青草地“细胞活化疗程”的呢,瑞士资讯swissinfo的记者也对一中国客人进行了电话采访:

468 ad